从《头号玩家》感受虚拟现实技术的冰山一角

2018-04-20 09:37 admin
        近日小编看了斯皮尔伯格关于 Virtual Reality 游戏的电影《头号玩家》,电影为我们创造了一个迷人的 VR 世界:游戏和现实生活的融合。人们在虚拟世界里沉迷,游戏变成了资本家控制民众和敛财的一种工具。影片中的少年们用智慧和追逐爱的勇气,为大家再次夺取了自由,和本应该属于游戏的乐趣。情节并不出乎意料,却能让我们感受虚拟现实技术的冰山一角:它的魅力和它的危险。
       1992年,关于虚拟现实的电影《割草者》(The Lawnmower Man) 上映了,电影讲述了用虚拟现实技术进行治疗试验。尽管电影的情节过于虚幻,VR 的画面也古怪,但片中用了当时真实的虚拟现实设备,第一次将虚拟现实技术介绍给了大众。《头号玩家》会让人联想到这部电影,但《头号玩家》构建了一个更加广阔的虚拟世界,让我们去设想虚拟现实技术的种种可能性。
       在电影里,《闪灵》展示了 VR 电影的一种可能性。第一人称视角,放弃了完整的叙事,更像是一种 “沉浸式的体验”,我们可以在 VR 创造的世界里,和周围的环境交互,探索空间。在这个可交互的空间里,有非常多的细节,比如在《头号玩家》里,是挂在墙上的照片。吸引看电影的人,不断的去探索这个虚拟的空间。
       关于《头号玩家》里使用的 VR 设备有趣的一点是,虽然电影幻想了一个超现实的虚拟世界,但 VR 的设备却并不是那么超现实。依然是头戴式显示设备和VR 手套。电影中的 VR 眼镜,看起来十分轻量,外形上和 Magic Leap 最近发布的头戴式设备差距并不多。在 IOI 的训练场上,IOI 的跑步机 VR 装备甚至有点复古。
       电影里描绘的 VR 也有不完美之处。在电影里我们可以看到的一个细节是,主角在 VR 世界里,去拿东西比如钥匙,需要伸出手,但却可以坐在椅子上向前行走。除了控制上的不统一以外,这种的行走方式极容易造成眩晕 (Motion Sickness) 。
导致眩晕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:感知到移动的大脑和我们静止的身体的不平衡感。所以可以猜测,电影里主角很有可能已经感受到了眩晕。解决眩晕问题确实也是虚拟现实技术需要考虑的一个重点。
        VR 会让我们误入歧途吗? 在《头号玩家》里,提出了关于 VR 技术重要的问题,现实和虚拟的界限是什么?人们真的可以在虚拟世界里寻求自由吗?电影其实给出了自己的答案。男主角的家庭因为 VR 游戏沉迷而永远不能搬出贫民窟,女主角的父亲因为 VR 游戏沉迷而负债,以及游戏设计师哈利迪在片尾说,“Reality is the only thing that’s real” ,都在说明虚拟永远不能替代现实。
       曾看到一篇文章用一种更哲学的方式反击了虚拟现实 (Kant Against Your Oculus Rift)。VR 作为一种媒介,应该给我们带来美的感受,但是极度逼真并不会让我们觉得美。就像已经有非常清晰的相机了,我们却爱胶片的噪点,爱用滤镜把照片修的泛黄泛旧。
极度逼真缺乏美感的原因之一就是,每日存在的真实事物让我们觉得厌倦,我们爱在一层玻璃的背后看这个世界。但虚拟现实却是把真实的事物无差别的模拟给我们体验。
那 VR 意义在哪里?如果把 VR 当作一种媒介,它应该如同其他的媒介类似。纸质媒介和互联网传递了信息,VR 却可以传递某种情绪,传递观赏的另一种角度。Chris Milk 在他的 TED Talk 里说,VR 有潜力变成 “ultimate empathy machine”:VR 可以变成我们用别人的视野去看这个世界的媒介,体验另一种视角,感知另一种情绪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虚拟现实技术非常有意义。
      另一个方面,VR 在医疗健康领域也有很大的应用,已经有项目尝试用虚拟现实技术治疗创伤后应激伤害 (PTSD)。
      新技术总是会带给我们无限想象,但也希望我们不仅仅在虚拟现实中飞向宇宙。没有什么比现实更加真实。